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2022/12/1 4:17:08
黑龙江省大庆市陈山律师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
大庆市律师协会会员
律师执业证书编号:080827113957
电话:0459-8982183
手机:13304590183
邮箱: chenlushi_1@163.com
网址:www.daqinglaw.com
      www.daqinglawyer.com
地址:大庆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科技港
      A1-2座502室(大庆书苑南50
      米,高新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
      会东邻,乘35路到大庆书苑站
      下车)
刑期咨询 已回复
伤残鉴定的时间
强制检查 已回复
交通肇事 已回复
关于购房定金 已回复
台班费 已回复
关于土地和林地的民事 已回复
关于拆迁赔偿 已回复
关于孩子抚养费的问题 已回复
签字画押得保证说有法 已回复
抚养 已回复
离婚 已回复
工资索要 已回复
工伤待遇 已回复
摔伤赔偿 已回复
经济适用房可不可以强 已回复
大庆律师网 网站声明
1、关于法律咨询;
     本律师网对于在本站留言咨询、以及通过在电话中咨询的法律意见仅供当事人参考之用,不可为当事人完全作为定案的最终的法律意见。
     因为留言咨询或口头咨询中,律师不一定能够完全的了解案情,当事人也不一定能够完全的表达清楚案情,当事人有时候也不能够完……
更多...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制新闻
殡葬司仪相亲20多次失败 寻缘8年终与同事结缘
人物语录:也许我不是一条河流可以泽被沃野,也许我不是一条小溪可以灌溉田垄,但我愿做一眼清泉去滋润人们那干涸的心田,也许只是很微小的力量,但是却可以传递人间的友爱、真诚和善良。

  殡仪馆,被称为人生的最后一站。在这里,有一群人会为他们装点仪容,穿戴整齐,并用真诚的祝福送逝者最后一程,杭州殡仪馆特色司仪邸国良就是其中一个。

  初见这位健硕的汉子,操着一口浓浓的东北腔,交谈时肢体语言丰富,时不时地拿自己悲惨的过往自嘲……有好几个瞬间,让人误以为眼前的是一位脱口秀主持人,而不是只出现在生命最后一站的特色司仪。

  不怕死人但怕外人

  这是一个几乎封闭的群体

  在国内,只有少数几个学校开设了殡仪技术与管理专业,就读者更是寥寥无几。邸国良自己也记不太清,当初为什么在父母的极力反对和同学们诧异的目光下,选择了殡仪这个专业。2004年,在结束长沙民政学院三年的学习生涯后,邸国良到杭州殡仪馆“走马上任”。

  尽管有着一副壮硕的身板,但这个来自吉林长春的东北大汉也曾经在大白天就被吓得屁滚尿流。邸国良一脸严肃地说:“没有接触过殡葬行业的人,无法体会我们第一次触摸冰冷遗体时心中的颤栗。”

  房间内,静得能听到隔壁屋内炉子里火苗跳动的声音;天花板上,垂着十盏灯,其中七盏因为失修而一闪一闪的,节奏比心跳慢一些。就是在那样的一个下午,邸国良第一次接触遗体。任务是和同事一起为某位老人穿戴整齐,再参加之后的告别会。脸色惨白,眼睛半睁半闭,遗体冰冰凉……看到这里,邸国良和同事彼此都没有说话,静静地走向前,拿起衣服准备将它套在老人身上。然而,在套第二个袖子的时候,老人突然“啊”一声叹了口气,让邸国良吓得撒腿就跑。“大多人去了之后,胸口会憋着一口气,24小时内,有部分人声带还是可以活动的。”邸国良解释道,在移动身子的时候,这口气吐出来便发出了声音。

  在经历过初次接触的不适后,邸国良放下了对死者的恐惧。然而,渐渐地,他发现,比逝者要难面对的是圈外的普通人。因为跟“死亡”有关,殡葬人一直是社会上避之不及的特殊群体,不是看不起,也不是害怕,就是有种道不清说不明的“忌讳”。这种“忌讳”,有的时候是饭桌上的刻意避开,有的时候则是加诸在家人身上冷嘲热讽。

  为了保护自己少受伤害,也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殡葬人大多都将自己封闭起来,所有的业余活动都在“圈内”组织,所有的朋友也都来自“圈内”。就拿邸国良来说,自从工作以后,鲜与原先的同学和朋友来往,过年过节也极少走亲访友。对于世人的偏见和不解,邸国良觉得很无奈,有时候他很想大声地向世人说,这一行其实应该得到的是尊重,而不是害怕!

  前女友在追悼会上发现了自己的职业

  兜兜转转8年与同事结缘

  刚进入殡葬行业那会儿,邸国良前后相了不下20多个对象。做教师的,做护士的,做银行职员的……在那个相亲网站还没有出现的年代,邸国良几乎动用各种关系和方法去找对象。大多数的时候,这些姑娘们见了一面后就不再与他联系。“刚开始,我还很郁闷地以为是自己长得太丑,后来才醒悟,人家是嫌弃我工作太晦气。”

  既然这个“障碍”让姑娘们都不愿再深交,不如试着暂时将其隐藏,等动了真情再说也不迟。抱着这样的心态,邸国良求朋友最后一次介绍对象。面对感觉还不错的姑娘,他没有直接道出自己的真正职业,只说是在民政局的下属单位。两人顺利交往了一段时间后,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在一次亲人的告别会上,姑娘发现邸国良正是司仪。人群中,姑娘看了邸国良许久,最后淡淡地离去。“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在同一时间,邸国良的大学同学,比他小两岁的同事杨琪,也经历着相似的故事。在老同学的鼓励下,邸国良对杨琪发起了猛烈的攻势。邸国良说,自己其早就对她有好感,只不过一直“向外拓展”的杨琪一直没注意到身边人。2009年,邸国良举着“八年的相知相识,怎不能成为今日的相依相恋”大字报,在萧山机场热情告白,写下了他们爱情故事中最轰轰烈烈的一笔。

  兜兜转转一圈,30岁的邸国良终于牵起了杨琪的手,迈进结婚礼堂。据统计,在杭州殡仪馆124名员工中,像邸国良这样夫妻双方都在这儿工作的,共有13对。邸国良感慨,虽然大部分的殡葬人最终结缘于“圈内人”,但里头的感动和浪漫并不比圈外少。

  面对的是眼泪,眼泪,还是眼泪……

  但不能让负能量缠绕

  如果说,婚礼司仪是最能感受幸福的职业;那么,这里的特色司仪就是最能感受悲痛的职业。因为,工作的时候,不仅不能笑,还要面对无止境的哭泣。长此以往,那一声声锥心的呐喊,那一句句真情的呼唤,那一串串晶莹的泪珠,都很容易在脑中萦绕,挥之不去。

  每次“上台”前,司仪还需要去了解每个亡者背后的故事:年轻的,有为的,做善事的,长得一表人才的……但最终的结局都是死亡。“当你所接触的全部都是负能量,你会感叹生命的脆弱,人生的无常与不公。如果不能学会将工作和生活分离开去,抑郁症可能就会找上你。”

  邸国良之所以幸免于“抑郁症”,长时间“驾驭”这份特殊的岗位,一方面是因为他能清楚地将工作与生活切割开,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学会了传递正能量。

  在某个12岁小朋友的告别会上,妈妈沈某因为痛失爱子三天三夜未眠,但始终不流一滴眼泪。医生称沈某如果再不哭出来人会垮的。这让刚经历丧子打击的爸爸刘某雪上加霜,但却无计可施。万万没想到,在邸国良的主持下,沈某终于失声痛哭,悲情得到了合理的宣泄。事后,刘某紧紧握着邸国良的手,不断地感谢。从那一次起,邸国良找到了这份工作的价值——通过合理的疏导让生者抒发悲痛。简单点说,就是哭出来但不至于失控。

  邸国良说:“也许我不是一条河流可以泽被沃野,也许我不是一条小溪可以灌溉田垄,但我愿做一眼清泉去滋润人们那干涸的心田,也许只是很微小的力量,但是却可以传递人间的友爱、真诚和善良。”俞雯祺 倪雁强 吴晛 卢俊君

大庆婚姻律师网 陈山律师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大庆久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久久人才网
您是第位访问者
黑ICP备09081049号